春祁。

爱是修行 很是修行

全职存放&重度话唠
🍃叶蓝/喻黄/林方/双花/昊远

© 春祁。

Powered by LOFTER

[叶蓝] 乍见之欢(上)

* 这是一个前文很造作后文发现就应该这么造作的故事

* 私设有有有 最大的bug大概就是我叶是个洁癖

导航→ (中) (下)

 

D-Day 17

 

5:46 p.m.

银白色SUV平稳地停在Arain酒店门口,这是本市新晋升的五星级酒店之一,装潢奢华,规模宏大,以贴心而优质的服务而为人津津乐道。

车厢里的男人手中夹了一支烟,目光闲散地落在窗外,直至侍应生迎过来打开车门,他才碾灭香烟、迈开长腿走下车。男人西装革履,整个人却恹恹的,领带也松松垮垮,只一双狭长的眼眸里处处透露着打量。

男人整整衬衫袖口,径直走向前台小姐,步伐拖沓,不急不躁。

距离15步。视线相触,温和有礼。

距离5步。前台扬起标准的微笑,柔声道:“先生,下午好。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

男人递过证件,“你好。有预订。”

“好的。……叶修先生,请您稍等,我帮您查下预订。”平和的声音再度响起,男人点点头,等待时随意看向四周——宽敞的大厅,充足的光线,一应俱全的服务台,以及舒适便捷的休息区。看起来倒是像模像样的。

“请问您是订了一间商务可吸烟大床房、住两个晚上对吗?”

叶修收回目光,再次点头。在完成一系列确认流程之后,他接过前台递来的房卡,薄薄的卡片上“5036”四个数字用了潇洒的花体,烫金的花边摸在手中有些粗砺。

“叶先生,祝您入住愉快!”前台小姐依然微笑着,叶修却早已转身走向电梯间。

离开前,他低垂着视线,鼻翼微微耸动,笑道:“味道不错。”

 

6:02 p.m.

电梯行至五楼。出门时叶修正低头划着手机,肩膀便不小心蹭过正要进电梯的人的肩膀。他下意识抬眼看去,那人却抢先道了歉。

“不好意思,先生。”语调一如前台那般礼貌和缓,只不过换作男声。

长相清秀的男人微微欠着身,黑色的修身西服挺括而整洁,显得人腰身更为纤细,衬衫扣子一路紧扣到最上端那颗,色调沉稳的领带也一丝不苟的系着。叶修立刻意识到他也是这间酒店的员工,视线暗暗扫过他胸前的铭牌。

而这严丝合缝的领口,贴服在他白皙的皮肤上,却又引人往下遐想。叶修的视线不由得多停滞了几秒,眼神也多了几分促狭的意味。

男人被面前这位同样西装革履的人盯得十分不自在,他面上发热,耳根也隐隐泛了红。

——大概是同类。

他们打量着彼此,不动声色地作出判断。

须臾,叶修耸耸肩,表示并不在意,而后便再无停顿地寻到5036,接着刷卡、进房、插卡,动作起来行云流水。

可他却没像其他房客那般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面上,而是率先走进了洗浴间,仔细地看过浴巾、沐浴用品、洗漱用品、甚至还有排水道接口。毕竟他这人只是看起来邋遢,事实上洁癖至极,不一一看过去总是不安心的。

叶修满意地点点头,这才返身进了卧房,把公文包随意地丢在沙发椅上,又开始打量摆放整齐的床具。

床垫用的KING KOIL,床品则选了FRETTE的600织针款,以Arain酒店的档次来看,这已经是相当不错配置了。但是……叶修两指捻起床角上的一根细发,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。他毫不犹豫地拨通了总服务台的电话。

“客人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

“你好,这里是5036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今晚是我第一次入住,但床上还留着上一位客人落下的头发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非常抱歉,先生!没有做好清洁工作是我们的失职,我马上会为您安排客房服务生重新将房间打扫一遍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叶修声音淡淡的,“直接叫主管来吧。我觉得……一家高档酒店的卫生问题并不是一个服务生可以解决的。”

他不等回音便挂断电话,持着冷漠的神色等待那位倒霉蛋主管的到来。

“笃笃笃——”

半晌,轻缓的敲门声响起,叶修开门,却和门口一脸歉意的人齐齐愣住。是的,就在十分钟之前,他们才刚刚怀着不可言说的心思审视过彼此。

“又见面了,真巧。”叶修缓缓挑起唇角,露出个暧昧不明的笑。他还记得那块铭牌上的字。

“许博远主管。”

 

6:46 p.m.

许博远站在床边,双手交叠在身前,微微弯着腰,默默听完叶修长达半小时的“论酒店卫生的重要性”现场讲座。偏偏他还得摆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模样。

“小许啊,不怪我挑剔,你们好歹也是个星级酒店,连最基本的清扫都做不好怎么接客啊?”

由“许博远主管”晋升为“小许”的许博远连忙点头应和,嘴上重复着“是是是,您说得对,我们的工作还有待改进”,心里却狂吐槽“去尼玛接客,我们是正规酒店好吗怎么到你嘴里就跟个窑子似的”。

叶修总算说累了,却没打算轻易放过许博远。他溜达到洗浴间,指着一排浴巾又开始抱怨:“还有这些,摆得一点都不齐,你们那些服务生到底怎么干活的?就这水平,扣俩月工资都便宜他们了。”

许博远一边好脾气地道歉,一边戴上白手套,亲自上前把浴巾摆整齐。

叶修看着许博远那张万年不变的职业脸有些莫名恼火。其实刚才看房间时,这浴巾被他动过,这会儿纯属无理取闹秀下限。他只是想看看这小主管气急败坏的样子,天天一本正经的累不累啊?

可人到底是专业的。任凭这位难缠的顾客怎么挑剔,许博远都能用他一贯标准的职业笑容和口气给挡回去,秉持着“顾客就是上帝”以及“微笑服务”的职业操守。尽管这些在叶修看来都是没有人情味的疏远。

“叶修先生,请问您还有其他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

“哟,还知道我名字啊?”叶修笑笑,倚在门框上好整以暇。

“应该的,毕竟提前收集好顾客信息是我们的基本工作。”言下之意就是,您,尊敬的叶修先生,别再自作多情了。

叶修果然收敛起笑容。他瞥了许博远一眼,“你出去吧,我要吃饭了。”

许博远微微欠身,“请您慢用。”

 

7:09 p.m.

Arain酒店二层,餐饮部。

许博远郑重其事地拍着值班主管的肩,“过会儿5036房要点餐,拜托了兄弟,做他的单千万!千万!千万!别出错!”

 

7:27 p.m.

叶修翘着腿躺在沙发椅上,身旁做工精致的菜肴丝毫未动,他又看了一圈菜单,终于拎起电话——“你好,这里5036,麻烦叫你们主管来。谢谢。”

 

7:30 p.m.

许博远站在5036门口深呼吸。深呼吸。再深呼吸。

从实习期开始,他便是出了名的性子温和、处事周到,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,也没有摆平不了的顾客。但现在……微笑.jpg

“叶先生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?”烟雾缭绕中,许博远笑得极其标准——六颗牙,十五度。虽然他感觉自己这张面具随时可能分崩离析。

叶修这次却没什么表情。他抽完最后一口,慢吞吞地把烟头碾灭在烟灰缸里。

他用指尖点点菜单,“五星酒店的甜品种类,至少六种。为什么你们只能提供五种?”

闻言,许博远略微有些尴尬,向来滴水不漏的神色总算变了变,“抱歉叶先生,因为昨天运输松露的航班出了故障,剩余的原材料也不够,所以黑松露沙司今晚暂时没办法提供了。”

叶修一丢菜单,又开始耍无赖,“如果我现在非要吃呢?”

眼前这人用着理所当然的口气说出不要脸的话。许博远想杀人的心都有了,只觉得熊熊怒火从他胸口一路烧到发尖。他实在是高估了叶修的下限,只能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一句,“抱歉叶先生,我们……可能做不到。”

可叶修却呵呵呵的笑了。终于露出破绽的小主管让他非常开心,于是大手一挥,“行吧,那就不吃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他妈是祖宗。

许博远一边轻柔地合上5036的门,一边在心里恨恨骂着。倒霉的小主管迈着虚浮的步子走回办公室,摊在椅子上半天没缓过神,眼前全是叶修那张欠扁的脸。然而他仍没意识到,这夜啊,可还长着呢。

 

7:56 p.m.

“你好,这里5036。你们这电视频道也太少了吧?让主管来,谢谢。”

 

8:08 p.m.

“你好,5036。房里这一次性拖鞋左右大小怎么不一样啊?你们主管在哪儿呢?叫他快点过来,谢谢。”

 

8:31 p.m.

“Hi,这里是5036。枕头太软了,睡不着。请让你们主管来一趟,谢谢。”

 

8:48 p.m.

“你好……呃,对,我是5036的客人。”

当叶修第六次拨通总服务台电话时,前台的姑娘选择抛弃职业操守,然后打断他的话。

“非常抱歉先生,由于我们不周到的服务再次引起了您的不满,我马上会通知楼层主管赶去您的房间,希望能得到妥善解决,谢谢!”

所以,当许博远第六次接到来自总服务台的电话时,他连哭都懒得哭了。挂掉电话,许博远茫然地看向办公室另一边的同事,问:“大春,你觉得,我要是从五楼跳下去,足够摔死么?”

四楼的楼层主管梁易春投以同情的目光以示安慰。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 

8:52 p.m.

许博远面无表情地站在5036门口,敲门,等待。

片刻后,叶修开门,许博远勉强勾勾唇角,“您好叶先生,又见面了。请问这次,您又有什么问题吗?”他把两个“又”字咬得格外重。

叶修的表情却像见了鬼,“许博远你快别笑了,要吓死哥啊?”

许博远仍然挂着那个绝望(?)的微笑,重复一遍,“请问,您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好吧,叶修承认,前几次是他没事找事,但天地良心,这回他可不是闲得无聊找人来调戏的。

两人在洗漱台前站定,叶修打开水龙头,正色道:“不出热水啊,怎么回事儿?”

许博远显然不相信。无所顾忌的翻了个白眼,正要推辞,却被叶修一把抓过手腕伸到水龙头下面,水流便肆意冲刷起他的手背——确实是凉水。

叶修本想再调侃他两句,可是柔软温热的手腕握在手里,他不由有些心猿意马。该死的荷尔蒙迅速分泌,又弥散入血,整个身体都因为这一小块接触而热了起来。说是乍见之欢也好,一时兴起也罢,叶修都全然不曾遮掩过他对面前这人的兴趣。

顶灯的光昏黄而温暖,洗浴间里只有泠泠水声,两人从未如此靠近过。许博远额头上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,他抿紧了唇线,手背轻微颤抖着,像是在逃避,又像在隐忍,叶修自然很快察觉到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语气还是一贯那样懒懒散散的,仔细点听,似乎还有几分揶揄。

许博远微微蹙起眉,不动声色地往回抽了抽手,却碍于这位客人的压制而没敢有大的动作。

清水仍在流动,而隐隐传来的热气却让叶修猛然间意识到什么。

他诧异地看向许博远的手背。

原本白皙的皮肤此刻被烫得发红,刚才还冰凉的水流这会儿才迟迟升高了温度,滚烫的热水肆意吞噬过他整个手掌。也难为许博远好耐力,忍了这么久竟然都没出一点声音。

叶修飞快地把开关拨向冷水那边,握着他的手却还没松,“你是不是傻啊?!这么热的水都不知道躲?”

许博远不知道该对这位祖宗说什么。

明明是他的工作被搅得一塌糊涂,任何一点细微的瑕疵都被身边这人揪出来大做文章,但他却完全无法抱怨。许博远不得不承认,叶修对一家星级酒店所应具备的条件、提供的服务都很了解,甚至精通,尽管后来几次确实有些无理取闹,但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完美的。而这也是他一趟趟不辞辛苦地跑来又好言致歉的原因。

用凉水冲了很久,叶修才关掉水龙头,随后轻车熟路地从洗漱台下面的柜子里翻出医药箱,挑出一片烫伤贴给许博远贴上,动作迅速又轻柔。

许博远讶异地张了张嘴,仍是半晌无言。他低垂着眼睛看向叶修,虽然看不清神色,但他却莫名地觉得,叶修有点生气。

果不其然,贴好烫伤贴的叶修许久没有说话,眼中不起波澜,却好像暗藏了些愠色。许博远心虚地避开视线,脑海中尽是他刚才贴药贴时上下翻飞的手指,涩涩地说:“你动作这么熟练……是个医生吧?”

去您妈的医生。许博远又想跳楼了。他在说什么鬼话?

叶修难得没再调侃他,而是面无表情的说:“出去吧。”

许博远一怔,一阵莫名涌来的委屈令他措手不及。他极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在出门前再次露出标准的职业笑容,勉强稳住声线。

“希望我们的工作失误没有给您造成不便,祝您住宿愉快。”

之后一整晚,来自5036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。

 

D-Day 16

 

10:34 a.m.

Arain酒店一楼大厅。叶修拎着公文包走出大门,直至彻底看不见他的身影,前台小姐才拎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。

“许主管,叶先生刚刚离开酒店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通知一下负责5036的服务生,今天的工作不许有纰漏,否则扣半月薪水。”

接电话的许博远还在家里,刚起床没多久。他一般都是下午后半段和晚上的班,虽然辛苦了点,但待遇也更好。Arain从开业起到升为五星级,许博远一直都在客房部工作,几近四年的时间里,他遇到过各式各样难缠的客人,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叶修如此令人劳心费神——还伤手。

手背上的烫伤贴因为睡觉时摩擦而卷起了边,许博远把它按平,仍能感觉到细密的刺痛。他又回忆起昨晚叶修小心翼翼的动作,心里却好像塌陷一般,震得他胸口也有了相似的痛感。

许博远无奈地闭上眼睛,劝慰自己:还剩最后一晚。

 

2:30 p.m.

下午班开始。许博远刚在办公室坐下没多久,便风风火火闯进来个人,对他劈头盖脸一通教育。

“小远啊,听说昨晚有个客人一直找你麻烦?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?一晚上六个投诉电话他是来故意找茬的吧,不能忍气吞声知道吗,听前辈一句劝……”

“黄少,”许博远无奈地打断来人的话,“不是我在忍,而是他投诉的地方确实有问题。”

此人名叫黄少天,在Arain酒店工作也有些年头了,是整个客房部的副经理。他职位不低,却和几个小主管混得格外熟,所以许博远他们平时也就“黄少”“黄少”地随意喊着了。

“咱们有这么多问题?!”黄少天诧异地瞪大眼睛。

虽然不想承认,但许博远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黄少天陷入沉思。他想了一会儿,拍着许博远的肩膀说:“这样吧,他今天要是还打电话投诉,你就别管了,我亲自去会会他。”

“啊?!”许博远愣住,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再怎么说你也是经理级的啊……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,经理也是从主管做过来的,何况我还是个副职。”黄少天笑笑,没安静几秒又接着说,“我倒想见识见识他能有多挑剔,实在不行叫经理来呀,我就不信还能有文州摆平不了的人?你是不知道,去年有个大妈,非要说咱们那浴池balabalabala”

黄少天仍在喋喋不休,可许博远的心思却早都不在这了。按理说,不必去应付叶修实在是件大好事,可是,他这心里怎么就空落落的呢?

“黄少,要不……还是我去吧?”许博远犹豫着开了口。

黄少天挑挑眉,“怎么了,还没被虐够啊?”

办公室另一边的梁易春也开始帮腔:“是啊是啊,黄少你不知道,他昨晚上还把手给烫了,回来的时候那叫一个惨呐,吹了半天都还疼着呢。”

“啧啧啧。”黄少天感叹,“真是辛苦辛苦,好好养着你的手吧,算工伤,回头再给你加奖金。客人这边就别操心了,如果有情况我就上,就这么定了!”

定定定定什么了就定了?

黄少天扬长而去,梁易春点头称赞,许博远……许博远无语凝噎。

 

8:38 p.m.

仿佛一道魔咒,来自5036的电话再次降临至总服务台。前台看到来电显示,颤抖地接通电话,却意外听到了略微迟疑的声音,毫无昨日迫人的气势。

“你好,这里是5036。电视机的遥控器没电了。”叶修顿了顿,又说,“如果可以,叫这层主管来一趟吧。嗯……他要是不想来就算了。”

说完他便扣了电话,和缓的语气让前台那姑娘好一阵怔愣。

叶修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又一圈,思绪飘得很远,也不知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。直到房间门被敲响,他才回过神,赶忙打开门,看到一张并不在预期内、却也不陌生的笑脸。

“卧槽!老叶??怎么是你!”黄少天惊呼。

叶修不开心。很不开心。

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容易情绪外露的人,可他现在就差把“不开心”三个字直接拿笔写在脸上了。

“你这个不要脸的!竟然把魔爪伸到我们酒店来了,内线电话不要钱就能随随便便一晚上打六个吗?还欺负我们家主管,找茬就算了还烫人手,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?”黄少天和叶修是老相识了,从刚接触开始他就深知叶修挑剔的脾性,几年过去,这人吹毛求疵的本事肯定见长。

叶修倚在门边,无奈地捂住耳朵,“黄少天,你能闭嘴吗?”

“滚滚滚滚滚滚滚!”黄少天愤怒地拂开他的手,“你等着,我这就叫经理来,看你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。”

“哎哎,别啊。”叶修拦住他,“我就是想看看他手怎么样了,谁知道你们把他护得这么紧啊?”

黄少天剑眉一挑,又要还嘴。

叶修赶忙抢在他前面说:“电池不用换了,也没有其他事需要你,赶紧走吧走吧。我住完今晚明天一早就走。”

黄少天却不放过他,“当真?”

叶修翻了个白眼,懒得理他,直接关了门。

门外再度响起黄少天带着愤怒的滔滔不绝的垃圾话。叶修还是不理。

他没再看电视,而是打开电脑,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了一会儿,发了封邮件出去。瞥一眼时间,竟然才九点多。黄少天的声音不知何时消失了,周遭便静得出奇,叶修想了一会,还是决定关掉电脑,早早睡下。

幽黑而静谧的5036内,叶修合上眼睛。将要陷入睡眠之际,他迷迷糊糊地想,最后一晚却没见到他……有点可惜啊。

 

—TBC—

 

 

 

我的老叶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qwq 虽然用许博远的名字而不是蓝河还是有点别扭

然而一秒(并不明显的)喻黄让我心好累……下章欢迎锐锐来客串!

评论(14)
热度(145)
2017-03-09